您的位置:金沙澳门官网4166 > 金沙澳门官网4166 > 本土会计师事务所收入紧逼“四大”

本土会计师事务所收入紧逼“四大”

2019-08-20 22:50

 

 

  伴随着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四大”)转制后,国内几家大型的本土会计师事务所(下称“本土所”)不仅在组织形式上与“四大”并无二致。更重要的是,通过多年来的“做大做强”,本土所在收入方面也逐渐与“四大”比肩。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秘书长陈毓圭30日说,我国本土会计师事务所与“四大”的差距正逐步缩小,去年收入最高的本土会计师事务所收入与“四大”平均收入之比已缩小至1比1.68。

  近日,本土所“老大”、业务收入排名第五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下称“立信”)在一次活动中透露其2012年收入超过18亿元,与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下称“中注协”)公布的2011年毕马威华振的19.3亿元仅仅一步之遥。而从收入增长率来看,立信明显快于毕马威华振。

  “四大”指世界上知名的四个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安永、德勤、毕马威。从世界范围来看,“四大”在审计领域拥有绝对优势。2011年,“四大”收入总和达创纪录的1030亿美元。从中国来看,“四大”收入总和约100亿元,占我国前百家会计师事务所收入总和的35%左右。  

  这意味着本土所的收入已能与“四大”比肩,或许中国会计师事务所收入的前四位将面临重新洗牌,出现本土所的身影。

  陈毓圭在中注协举办的“2012年会计师事务所综合评价前百家信息”新闻发布会上说,2002年,收入最高的本土会计师事务所与“四大”平均收入比为1比4.06,到2006年达到最大的1比7.12,这一差距在近些年逐年缩小,2011年缩小为1比1.68。

  步步紧逼

  近十年,我国注册会计师行业发展迅速,2011年,行业总收入为440亿元,是2002年106亿元的4.15倍;截至2011年底,我国共有会计师事务所7976家、注册会计师97510名,较十年前的3870家和48449名增长了1倍以上。

  “在收入方面,立信和"四大"中收入最后一位的毕马威华振已经非常接近,但如果考虑两者这两年的收入增长速度,立信在最近一两年可能就会超过毕马威华振,排入中国会计师事务所收入规模前四的位置。”一位“四大”审计合伙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从2012年综合评价前百家信息来看,前百家事务所2011年收入总和达到279亿元,占行业总收入的63%,其中,“四大”仍位居前四位,第五位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收入达15.04亿元,这也是单家本土会计师事务所收入首次突破15亿元,总体来看,收入过亿的事务所有45家,比去年增加6家。

  从中注协发布的《会计师事务所综合评价前百家信息》来看,2005年普华永道中天总收入18亿元,“四大”中收入垫底的德勤华永总收入9.09亿元,而彼时的立信长江总收入只有1.83亿元,普华永道中天的总收入约达立信长江的10倍。到了2011年,“四大”还是那“四大”,但是审计市场已悄然发生改变。2011年度普华永道中天的业务收入为29.6亿元,毕马威华振当年收入为19.3亿元,排名“四大”最末,而立信的收入已达15亿元。6年过去,“四大”已经被本土会计师事务所“步步紧逼”。

  从2002年起,中注协每年发布会计师事务所综合评价前百家信息,十年中,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综合评价指标由最初的收入、注册会计师数量等5项拓展至目前的365项,涵盖内部控制、诚信建设、国际业务等等方面。陈毓圭表示,今后的评价还将进一步提高质量指标的比重,降低规模指标的比重。

  而到了2012年,立信的收入进一步快速增长到了18亿元,增长率约20%。而毕马威虽还未公布2012年度中国地区的业务收入,但是从其公布的亚太的地区收入可以看到,其2012财年(2011年10月1日到2012年9月30日)亚太地区的审计业务收入为21.1亿美元,这一结果仅较2011年的21亿美元增加了1000万美元,增长率几乎可被忽略。

  “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没有谁可以担保自己永远是行业的第一。我觉得这个趋势2013年会继续。”一位“四大”高管谈及本土所的追赶,显得很淡定。

  “但是,要说不在乎是不可能的。毕竟业务收入是很重要的指标。”上述“四大”审计合伙人表示,“以立信为代表的本土会计师事务所能在近几年规模飞速扩张,主要是因为在财政部做大做强的号召下进行了大规模的合并所致。”

  本土所的“做大做强”

  早在2000年,财政部发布的《会计师事务所扩大规模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就指出为适应我国会计市场对外开放、平等竞争等需要,提倡事务所扩大规模。此后,财政部和中注协均多次以各种方式鼓励事务所做大做强。而在事务所扩大规模的方式中,实行合并被列为第一种方法。

  在此背景下,本土所的合并大幕徐徐拉开。

  根据立信官网信息,立信在2006年就开始了合并扩张之潮。2006年10月,上海立信长江会计师事务所、北京中天华正会计师事务所、广东羊城会计师事务所共同建立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管理有限公司。在随后的大约一年中,就有上海大公大同会计师事务所、上海新华东风所、北京中天华正上海分所、南京永华会计师事务所、福建闽都会计师事务所等纷纷投入了“立信”的怀抱。

  2009年6月,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管理公司旗下的北京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立信羊城会计师事务所、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北京分所,以及重庆铂码会计师事务所,在北京举行了合并签约仪式,组建新的北京立信会计师事务所。2009年9月,立信又有了广东大华德律会计师事务所的加盟。“近两年,立信又合并了许多小的会计师事务所。”业内资深人士对本报表示。

  除了“立信系”之外,信永中和与中兴宇会计师事务所联合;中瑞华恒信与岳华合并成立中瑞岳华会计师事务所;如今2011年事务所本身收入规模排名第8、诞生于几所合并的国富浩华将部分合并排名18的利安达及吸收合并排名34的深圳鹏城,又一超级大所即将产生。

  这种种皆为本土会计师事务所合并潮的缩影。

  扩张背后的隐忧

  “从前在大型项目的竞标中,基本都是"四大"的天下,因为规模、经验等指标无法达到要求,本土所根本就没有竞争力。而如今,本土所已有和"四大"竞争的硬实力。这是做大做强给整个审计行业带来的贡献。”上述“四大”审计合伙人表示。

  虽然合并之前,合并方往往会做很多研究调查,但在本土所快速扩张的背后,合并之后关于总分所之间的内部管理和职业质量的控制却并不是所有的本土所都能很好地实现。

  “一些本土所的问题往往很多出现在分所层面,这些分所人员可能是之前通过合并进入的。”上述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在中注协2011年对紫鑫药业(002118,股吧)2010年年报审计项目的检查中就发现签字注册会计师在审计过程中存在多项不当行为,向其会计师事务所中准所发出《整改通知书》,责成中准所加强质量控制体系建设,强化总所对分所的管理,限期进行整改。而其中的签字会计师刘昆则早有前科。

  “而更严重的问题是,个别本土所在进行合并后,被合并所与合并方之间基本独立,只是借用合并方的牌子并支付一定的"管理费",其实质就是隐蔽的挂靠,合并方对被合并方几乎没有监管,审计质量更是无从谈起。财政部对这点也感到很头痛。”上述资深业务人士表示。

  即使有质量检查,结果也未必如意。“我们会实行审计底稿交叉打分,有些分所的底稿简直惨不忍睹,但有可能第二年看来还是没有大的改进。”一位本土所前审计员工对本报表示。而另一位从“四大”进入本土所工作的合伙人称:“从质量检查的流程来看,本土所没有"四大"那么清晰和具体的业务框架。”

  而最近一系列的上市公司财务丑闻中,本土所往往卷入其中。之前有涉及绿大地事件、最终被国富浩华吸收合并的深圳鹏城,“目前,深圳鹏城的壳还在,之前的注册资本等还未抽走,因此合并并不会导致其无法受罚。但人员和业务都并入国富浩华,如何进行更好的质量控制是放在新国富浩华面前的挑战。”知情人士对本报表示。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金沙澳门官网4166,转载请注明出处:本土会计师事务所收入紧逼“四大”

关键词: